你究竟是感觉到了我的心意,不想回应所以敷衍呢

还是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样的回答呢

亦或者这是你在暗示我,你也有同样的心意,所以体贴的让我休息呢


我可能真的挺蠢的吧

害怕让你知道

又害怕你什么都不知道

更害怕你知道后冷漠的疏离


你什么时候能主动来找我呢


好酸啊

如果宣玑就是开篇的那个毕方

那他是不是已经两次见证的自己(未来的)爱人在自己的面前灰飞烟灭?

春如四季
呼和浩特的前天昨天今天

#图转侵删

在普通的日子里一件不普通的小事(三)

陆必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几乎是脱口而出:“静恒呢?”
佩妮愣了一下,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你这是做梦梦见谁了?‘静恒’?谁啊?”
陆必行顿了一下,莫名地,有点口干舌燥:“我说…林啊。林去哪儿了?”
话音刚落,破酒馆的门就被推开了。
“陆校长,早上好。”声音熟悉得很,是湛卢,“先生就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他身后是林。
林静恒的审美数十年如一日,只要不执勤不是特殊场合,就是铁打的白衬衫,一模一样的白衬衫能在衣柜里挂一排,陆必行最开始总觉得根本没必要买一排,有两件替换就够了,反正他也勤快,每天让洗一次就是了(反正也是湛卢指挥着家政机器人干。)
……嗯。最开始。后来不行了。谁知道衣服什么时候就因为什么奇怪的理...

在普通的日子里一件不普通的小事(二)

陆必行大脑直接当了机,他感觉自己自起床之后的几分钟里脑子就没正常过。
林静恒静静地等了半分钟,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子——他倒是不担心陆必行,陆必行地芯片虽然摘了,但是对身体的强化却依然存在着(对此统帅深表遗憾),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总不能是穿越了吧——他现在只想知道陆必行又在瞎搞什么。
也不知道统帅如果发现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又不幸地猜中了事情的真相会作何感想。
“我……”陆必行犹疑地开口,实在不理解林到底在说什么,“嗯……他……他是谁?”
林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点不耐烦:“我问你,必行人呢?”
小陆已经不知第多少次蒙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思考为什么林看着自己问自己在哪儿,还是应该思考...

在普通的日子里不普通的一件小事(一)

·突然很想写的魂穿梗
·这是刚刚卸任总长的陆总和当年还在北京星上的自己相互魂穿的小故事

陆必行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他正在躺在一个松软的双人床上,整个卧室的风格比较简约,但是仍然能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馨感。陆必行摸了摸旁边,发现还是温暖的。
他仔细想了想…昨天…他去找林整理一些他之前答应好给他的资料,收拾着收拾着就睡着了…所以自己应该在林的小破酒馆里。
可这里是哪儿啊???
陆必行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连上衣都没穿,只好随手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随手套上。
……这场景怎么这么像事后。陆必行默默地想。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准备先离开房间找人问问——...

睡不着。
难过。

救救孩子们

© 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