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一个脑洞。
重生+be
前世黑道三把手硬汉大傻逼x特种兵卧底小姐姐的设定
男主从小流落异乡没爹没娘受人欺凌的凄凄惨惨的大帅比,在他快死的时候有两个人救了他,这俩人跟男主一样凄凄惨惨,他们从为恐怖分子卖命开始,一步一步积累资本和人脉,组建了黑帮,后来规模越来越大。
女主生长在军人家庭,她从小耳濡目染……进了安全局,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卷进了黑帮纷争,顺便趁机打入黑帮内部。
然后和男主相遇了。
他们相爱了。
过程不重要,结局很简单,小姐姐忠于自己的道义,放弃了爱情,将男主的黑帮连根拔起,只剩下一个二把手是漏网之鱼。
三年之后,女主被漏网之鱼恶意报复,死于车祸。
然后她重生了,她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她回忆起男主曾经告诉...

春如四季
呼和浩特的前天昨天今天

#图转侵删

班里有个同学跳楼了。

我跟她不太熟,同学半年多基本没说过几句话。
和我这种学渣不太一样…这姑娘成绩挺不错的,如果能把期末时候的名次保持到高三,闭着眼睛都能混个985。
原因特别可笑,就是该报道了没写完假期作业,因为这个出门前和她妈妈吵了一架。出门之后就自杀了。
发生在二月二十五号的事,在老师的再三缄口下,我今天才知道。

知道这些事情之后,我就站着楼道里。
就站着。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的人,吵吵闹闹的人。
她们手挽手肩并肩,她们抱怨刚开学作业怎么这么多
他们勾肩搭背相互推搡,他们用并不小的声音悄悄说,假期作业是抄的。
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有自己的话题。
没有人意识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因为一个...

在普通的日子里一件不普通的小事(三)

陆必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几乎是脱口而出:“静恒呢?”
佩妮愣了一下,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你这是做梦梦见谁了?‘静恒’?谁啊?”
陆必行顿了一下,莫名地,有点口干舌燥:“我说…林啊。林去哪儿了?”
话音刚落,破酒馆的门就被推开了。
“陆校长,早上好。”声音熟悉得很,是湛卢,“先生就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他身后是林。
林静恒的审美数十年如一日,只要不执勤不是特殊场合,就是铁打的白衬衫,一模一样的白衬衫能在衣柜里挂一排,陆必行最开始总觉得根本没必要买一排,有两件替换就够了,反正他也勤快,每天让洗一次就是了(反正也是湛卢指挥着家政机器人干。)
……嗯。最开始。后来不行了。谁知道衣服什么时候就因为什么奇怪的理...

在普通的日子里一件不普通的小事(二)

陆必行大脑直接当了机,他感觉自己自起床之后的几分钟里脑子就没正常过。
林静恒静静地等了半分钟,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子——他倒是不担心陆必行,陆必行地芯片虽然摘了,但是对身体的强化却依然存在着(对此统帅深表遗憾),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总不能是穿越了吧——他现在只想知道陆必行又在瞎搞什么。
也不知道统帅如果发现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又不幸地猜中了事情的真相会作何感想。
“我……”陆必行犹疑地开口,实在不理解林到底在说什么,“嗯……他……他是谁?”
林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点不耐烦:“我问你,必行人呢?”
小陆已经不知第多少次蒙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思考为什么林看着自己问自己在哪儿,还是应该思考...

在普通的日子里不普通的一件小事(一)

·突然很想写的魂穿梗
·这是刚刚卸任总长的陆总和当年还在北京星上的自己相互魂穿的小故事

陆必行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他正在躺在一个松软的双人床上,整个卧室的风格比较简约,但是仍然能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馨感。陆必行摸了摸旁边,发现还是温暖的。
他仔细想了想…昨天…他去找林整理一些他之前答应好给他的资料,收拾着收拾着就睡着了…所以自己应该在林的小破酒馆里。
可这里是哪儿啊???
陆必行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连上衣都没穿,只好随手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随手套上。
……这场景怎么这么像事后。陆必行默默地想。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准备先离开房间找人问问——...

睡不着。
难过。

救救孩子们

求助写 与共 的太太是哪个啊qwq 我好久没用lofter了,找不到了qaq

求一篇文的名字和作者

我记得好像是个末日paro还是丧尸paro

总之就是乐乐有一次执行任务,本以为丧尸已经清理完毕,却突然发现了防空洞里有大量丧尸,等大孙赶到的时候乐乐已经变成丧尸了

↑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 印象里是个短篇

© 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